职业-道德

想起曾经与 A 的争论,关于如何规划个人的职业。

其实甚至并没有深入到「职业」这样一个精准的范畴中,
而是关乎个人「所希望从事的一切范畴」的范畴的一种不着边际的争执。

我曾经对于职业或技能的专长性或叫精确性或叫单一性,
在思想上抱有一种清教徒式的执着。
但显然丝毫未能恭敬地执行。

现在看来,这纯粹显现为一种简陋单薄的道德感。
若描述得优雅一些,就是畏惧心;
对于某种不确定性及同时源自内外的评价标准的怀疑,
以及恐慌。




via 鱼缸 http://bit.ly/16sGOi3 @1 year ago

甲方乙方

曾经听过一段滑稽、却也现实的人间闲话。

平面设计公司在面对最终客户——雇主时,扮演的是一个乙方的角色;在这个角色中,设计公司显得低声下气。但在面对他们所托付的印刷厂时,无论于情理抑或法理,都转而成为了一个甲方的角色;在这个角色中,设计公司却依然没能扳回任何主导权——(作为乙方的)印刷厂说定金不到位就不上机;(作为甲方的)设计公司(同时正作着乙方)却只能自顾着急——自己的设计定金还被雇主(甲方)拖欠着。

我曾经采取一种简单的、机械的视角来看待当前人群的政治关系:存在着一种普遍的「主次关系」,或者也可以换一个词叫「男权」;处于「主」位者对应着一种(非生物性)的男性性别,「次」位者则为女性。在「男女关系」的总和中,有一些可以随时反转、甚至就正在随时「反转着」;有一些,则恒常固定。

回到上述设计公司的境况中,他们显得无比尴尬——似乎陷入了某一种恒常固定的政治关系里。但在语言形式层面略为讽刺的是,其身份在字面上的确一度从「乙方」反转为「甲方」。

二元关系的局限性就此显现,这是一种分析性的局限。实际这里存在一条「单向链 」[1]:从雇主,到设计公司,再到印刷厂。在这条单向链中,政治话语权显示出了其权重的分配关系。在一条具体的权重分配链上,必然存在着一个绝对低谷。



——
[1] 「单向链」是又一个局限性的分析,是否是、甚至是否存在绝对意义上的单向链是又一个需要分析的问题。


(Source: log.laerhsif.com)

@1 year ago
#Politics Design Power 

喜剧与素材

315 及央视晚会的相关细节,我是很后知后觉的。当然,一部分原因是事发时刻(所谓的「八点二十分左右」)因困乏而昏睡了。

第二天的凌晨至黎明,翻看了新浪微博时间线上的残影,就能整理出一个大概的头绪。这本是一出再简单不过的政治性闹剧,带着几丝寓言的味道;然而最终成为我视线中的「残影」,是源自身体对于时间感受的冲击。

事实上,相对「八点二十」,我仅仅推迟了不到六个钟头,便接触到了第一条相关资讯(以一种戏谑的转引态度)。而两小时后当我再次回览事件时,已然不自觉地想要确认当下的日期——资讯的快速引发了「隔世」变迁的错觉,于我,这是一种身体深处的恐惧。

很快地,我转向另一种庆幸:居然「错过」了,也没能第一时间跟拍上「晚会」的进程。慢、闭塞,却由此在那空白的六小时内,未受媒体硝烟的波及。

媒体的污染已成为日常,央视早已不再精心粉饰,而是赤裸裸地将舞台抛给其最广泛的受众——精英姿态的伪装是入不敷出的买卖——于是,这成为了电视广告的谍战与反谍战,恶搞喜剧的喜剧。

如果大众媒体是愚识的祸源,那么对立面的批判者则是精英(贵族)式的视角(所以,央视做的不是精英姿态的伪装)。精英将大众媒体变为其自己媒体的素材。

如果还有什么一般化的方式可以抵消上述污染,那就是用更多的媒介工具和其承载的资讯去淹没大众媒体的受众。淹没后的稀释作用,是消极的,不负责任的,甚至毁灭性的——但亦是有效的:看不到真相的同时尚能知道眼前是一片真相的汪洋和事实的戈壁。

没错,客观式的事实已不复存在,惟剩特定人事语境组合下尚未筛出的真相。



from 鱼缸: http://bit.ly/Wv0SM8 @1 year ago
#realfish #Design 

The Master-of-Nets Garden

标题是姑苏网师园的英译名称。没有翻查过园名的背景信息,对「网师」二字先入为主的语义竟因此由英文所传递。作为母语,即使文字只是一个形式游戏,亦不妨碍对名称符号的接受感——置换到英文或日文,情形于我则全然不同;其他更为陌生的语言则不必提。

以上是一个愈到后来愈令我惊讶的印象。藉网师园,我亲自验证了一番语言及语言解读所引入的扭曲——并进一步地,开始相信这是所谓现代性视角的残影。更进一步地,网师园验明了更多现代性视角下的审视动作及审视结果(反馈)。

毫无疑问,我正是捏着一组现代性视角去遍历此园的。

早闻网师园对于空间的处理,造就了其体量感上的欺诈(「欺诈」并不绝对是一个指控性的词,但这也不妨碍它在文脉中以法理或政治的语汇被解读)。网师园占地面积不大,尤其是对于游历过拙政园又印象匪浅的人来说;更甚,园中大半为水域,陆地所剩无几(,若预先虑及造园手法中惯用的空隙和留白、居室内无可精简的家具,那么实用面积已可想而知)。然而网师园的行程却不短。

入园前已略知其诈术,并抱着警惕心情入东门。但转过前堂,小径右侧不露声色的曲桥和遮挡眼前的假山石屏立刻挫败了我。登上假山石阶,才回神领会到身后的小桥简直是故意露出的破绽——扑面而来的宽阔湖面令人心生懊恼,紧随而来的却是暗自油生的赞叹。

立于湖缘的制高点,可以尽情解析全园的布局和几处墙角及石屏的机巧——其时记下一句心声:「这个造园的用心太求『奇』了……」。换言之,只有认同却无欢喜——作为居住空间,我厌烦此处造园手法下抖落出的屈折。我意识到这是一个「非隐居者」本能式的反馈。

不到一刻钟,才恍然大悟自己注定要被旱处院落的布局嘲弄。第一个远水的深院入口在左侧设下一处假山过道——张扬,只等着人去钻入。犹豫后还是选择了这条挑衅的岔路,于是顺理成章地落入了这个障眼法式的圈套。之后同样的路径我又重走了三次——这是一个无懈可击的陷阱:你自信,那么你的骄傲驱使你闯这条路;你无意识,那么你循猎的本性领你走这条路;你懒散厌倦,最终没有钻山洞的兴致,那么你的视线还是安然稳妥地被遮挡。——直至院落开敞的视野送你一阵从阴影进入阳光后的心悸。

没有一个悬念被提前剧透掉:走近池塘时的小桥(岔路)是一处伪造,走入院门时的石屏(岔路)是一处伪造;前者拒斥你的路线,后者勾引你的路线。而池塘边的制高点(假山)又是一处伪造——你可以选择「攀上、概览、自以为掌控全局」,然后获得下一处意料外的邂逅;你也可以选择「忽视」,然后顺从地被牵引向下一处惊喜。

之后的行程里,类似的欺诈手法接连出现——与其说在这样奇险的风景中心生厌倦,到不如说是醋意横生的嫉妒——而每一处的细节布置均不反复,让你潜意识里识得路径的变换而不至于产生迷路的慌乱。一切都控制在失控之外的又一步之内。最终,意识和身体都不得不选择了主动放弃:在北门出口边徘徊时,心情却是在期待下个、下下个庭院的旁逸斜出,而脚步也鬼推磨般地在游离探索。

走过这个园子,神志大约是清楚的,身体无疑是迷失错乱的。

对「空间」概念和体验的执着,是现代性的视角;也是这种视角,导致了一名游客在园林中的失序。至少网师园不是用空间观念来塑造的。稍稍谨慎地审查几处细节(,诸如墙缘亭脚基地的抬升,檐角或院墙顶角处由植树所形成的视线遮盖,室内少量的、拘谨并收敛在边或角的家具),就可领会到路径和景观的布置均源自平面的视角。只有如访客般地行走和张望才能决定障眼魔术的展开位置。

只有站在院墙的内侧,才会感受到曾经这里只是一面墙,然后有位造园师立在同你彼时一样的位置,抬手一指,吩咐:「两侧各开一个窗框,中间凿一个月洞。」而当你复立于院墙外,所有的「设计」均不成立。即便是一幕墙,每一个正面和每一个反面都是一个自洽的面——所谓神奇无非是,当月洞凿通了,正面和反面就消融了;原本的一池腐水,就瞬间被红鲤鱼和麻雀装点成鲜活的画境了。



from 鱼缸: http://bit.ly/14NwjUc

@1 year ago
#realfish #Design 

路人

我是个赶路的人
我从不赶火车
有一天火车来了
我既没赶上,也没落下
我追着火车跑
突然,落雨了
我就回家去洗澡了



from 鱼缸: http://bit.ly/VxsLVw @1 year ago
#realfish #Design 

城中村

当我们说起「城中村」时,指向的是一种有限区域内文脉割裂的地域状态。

我想起太古里还叫做「VILLAGE」的时候。这的确是一个名副其实的 village ——一个城中村。只不过,它恰好反转了一般意义上「城」与「村」的隐喻。




via 鱼缸 http://bit.ly/14CHX55 @1 year ago

裸体笑话一则

「笑话」这个说法是不确切的。英文中跟 joke 或 humor 有关联的词组或概念,往往在转译为汉语「笑话」的过程中损失了原义、掺入了曲解。

多年以来,每当在线上抑或线下,听人发起某个诸如「印象最深的笑话」「饭桌必讲的笑话」的话题时,我都会想起如下一则。这是一则至少早在我念小学三年级前就读到过的笑话,在某个纸本笑话集里。我不知道它的原作者,但从最开始就感受到了它是从欧美进口而来的——

一位长相十分平庸的女子去见整容医生,要求道:无论付出什么代价,只希望自己今生能被人称作一次「美女」。经验丰富的医生诊察良久,劝回她——条件实在太差,妙手难以回天。女子哭泣不已。

医生最后严肃地问她:「你真的愿意付出任何代价?」女子很肯定地回复后,医生拿过手边的一本色情杂志。

女子惊讶地问:「在这上面?」

「不,在马路上。你找一个休息日,跑到人多的马路中央,脱光衣服,然后向飞驰而来的卡车奔去。第二天就会出现一条新闻——《裸体美女,离奇死亡》。」


实际上,此前我从未在人前复述过它;或许是觉得并不好笑。后来的一段时间里,我一直将其看作是一则有关设计 / 设计学及其衍生所涉的大多数领域里的警言。




from 鱼缸: http://bit.ly/Z7JyJZ @1 year ago
#realfish #Design 

白色香雾

無印良品创造了一种品牌。它令人意识到,诸如肥皂盒、毛巾甚至壁角点亮的白色短蜡,都是有品牌的;且令人惊讶乃至惊喜的是,自己正在使用这种品牌(消费得起)。更进一步地,这样的产品能够给予日常家庭足够的安心——基本品质的保障。

無印是没有显性商标的品牌,而这是它在(后)消费时代走向成功的奇技。对于日用品品牌符号的消费,最密集的发生区段在于购物结算及最初使用的那一个短狭时空内——無印的商品标签设计,敏锐地抓住了这个空隙。

商标的消费源于展示,而陈旧的日用品是不值得、甚至难以展示的。那么,最大的满足感就栖落于门面及室内精心设计过的专卖店收银台(自我满足),以及附着着标签的新品(还有一丝向密友或家人展示的余地)。

毫无疑问,这种设计存在着生意层面的浪费:若商标自始至终地依附于商品,甚至比商品更为牢固,那么商标的设计成本将最大可能地被用家花销乃至被商家回收。然而無印良品的创生背景导致了其并不吝惜这种「浪费」。作为(平面)艺术设计出身的两代设计总监,当然会毫不吝啬地在品牌(尤其是视觉)设计上运用一种精英主义的策略:投入大于回馈。

所以无印的品牌策略从来不是低调、谦卑抑或平民化的,无印是「正真正銘」的精英(贵族)姿态。

也是这种精英姿态,塑造了其难以击溃的壁垒——被无印日用品包围浸染的消费者,将愈来愈厌烦商标硕大显眼的「低俗」包装。而另一方面,再没有产品敢于彻底取消商标——这种做法只有一次性的效力,無印良品占据了,并占据得很稳固(通过少量经典的工业及平面设计作品)。

白色的成功也是一样的。



如果拿腔拿调地说,这就是一种后现代式的品牌。能指与所指的反转,更确切地说,所指成为了跟随在能指之后的具象化显示。「没有商标」的概念塑造了一枚商标,并如加湿器蒸腾出的芳雾般弥散在一个国际主义式的白色卧室中。



from 鱼缸: http://bit.ly/XTKEvv @1 year ago
#realfish #Design 

是日

每个清晨
千头万绪地睡下
每个午后
一无所有地醒来



from 鱼缸: http://bit.ly/YE3vKz @1 year ago
#realfish #Design 

下一

有时我觉得,清醒好像只是为了下一封电子邮件而旋启的一个状态。「你只是又一个符号」,这样催眠自己才能到达更快入睡的效果。

我也是一个符号。为了确认自己的存在,必须反复声明自己;最好还是在纸面上,凭油墨长久地凝固下来:因为我没有镌刻于石头表面的机会。

除了虚拟的文字符号,我竟无法确认自己是否还活在另一个什么别人的世界中。这还不算——我于我自己,也是下一个他者。



from 鱼缸: http://bit.ly/QoqMR7 @1 year ago
#realfish #Design